• 当前位置
  • 首页
  • 另类小说
  • 最新排行

    八婶

    发布时间:2021-12-11 00:08:47   

        大学时暑假回南方农村的家。正值农忙时节,我家劳力多,但邻居八叔 (算是远

    亲了)家劳力少,且八叔身体不好,目前又因肾脏住了院。

        于是我就经常帮八婶农活了。

        几天后因为家里人手绰绰有馀,所以我就干脆暂住八叔家,省得每天还得来回

    的跑。其实我挺愿意帮八婶的,一则我觉得她苦沒人帮忙,二则她做的菜很好吃。

    每次帮忙后总有顿美食,还有就是我特別喜欢她的美。

        最后我还可以享用她亲手准备的温水洗澡,真爽! 其实她才三十岁而我才二十

    六,但论辈份仍得叫她婶婶。

        那天活照样傍晚五点从山脚回家 (她家的田要从那小山脚绕过)。我们一路有说

    有笑,还有傍晚的凉风,感觉世界的美妙。 突然婶问我 "你什么时候走呀?"

        她的意思是回校。 我说再过几天吧,"谢谢你帮我这么多活,真不知道怎么谢

    你。" 她感激妩媚的笑。

        加上劳动的美,我发现她风韵犹存,而且是女人一生中最美的时期。三十岁的少

    妇!!我突然有种和她作爱的冲动。

        自从那天起我就经常趁着婶婶去医院探八叔的时候,偷偷进婶婶房里翻出她的各

    种内裤,边细细嗅着,边自渎着,完事后再小心翼翼的放回原处。

        婶婶始终沒发觉,但我对她的慾望却与日俱增。 有天晚上,我躺在床上翻来覆

    去,想要命令自己赶快睡去,可是精神却是格外的好,怎么也闭不上眼睛,只觉得心

    里、耳边,都好象有一面鼓在“咚咚咚”的作响,鼓励着我去实施计划。

        我翻身下床,百般小心,走到婶婶卧室的门口,轻轻的一推门,里面沒有丝毫

    动静,祇有婶婶的均匀唿吸声。 我就悄身闪进屋裏。

        这晚月亮的光照很足,婶婶喜欢拉着窗帘睡觉。 皎洁的月光从窗户投射过来,

    因为天还不太冷的缘故,婶婶只盖着一条薄薄的毛毯,身上穿着一袭绸质睡衣。

        睡得正香甜,身子向着一侧侧躺着,两只圆润光洁的臂膀裸露在外。被单只遮

    盖至腿弯处,睡衣又遮住了小腿的部分,只露着柔若无骨的脚踝和两只小巧玲珑的

    玉足。

        看见此美人图直让我心”砰砰”跳的愈加激烈,不多时我已站在婶婶的床边,

    看着她熟睡的面容。因为保养好的缘故,面上的肌肤弹性十足,不亚于青春女生。

       我呆呆的看着,此时的婶婶格外的美丽。我向前伸出了手,轻轻掂起被子的一

    角,掀起拖动到一边,婶婶的手臂虽然搭在被子上,却沒什么力气,看到她的小腹

    以下都已经露在了外面,再轻悄悄的撩起睡裙的裙裾向上撩起。婶婶在睡梦中可能

    觉得有些凉意,便把两条腿向上蜷缩起来,交叉着叠放在一起。

        我再次撩起婶婶身上的睡裙,然后把裙子的下沿一点一点的向上抽开。

        我把裙子拎起的部分小心的翻在婶婶的胸上,下面的部分已经堆积在了她的胯

    部。婶婶身体的肌肤也保养的很好,光润而白皙,两条大腿显得很是丰满。她睡裙

    裏贴身的是一条淡粉色的内裤,而且是宽边的,把大腿顶端和那处神祕之区遮盖的

    严严实实,只隐约可见那凸起的地方黑乌乌的,肥大的屁股被包裹的紧紧的,显得

    格外丰满。

        我凝视着婶婶白嫩的两条大腿,伸出双手,用手指捏着内裤的顶端,轻轻的向

    下褪去。 婶婶两腿交织在一起,把内裤夹的紧紧的,只褪了一点,便再也褪不下去。

        内裤被褪落一些,露出了婶婶的腹部和大腿的顶端,一丛乌黑的阴毛也从两腿

    夹紧的地方现露出来。我拎着内裤的边沿,

        就在这时,婶婶似乎是因为两腿不太舒服,身子也有些发凉,腿一伸两脚一登

    ,手摸索着抓过被子重新盖在了自己身上,却把身子转了过来,成为了仰面向上,

    手抓着被子的上缘放在领口。可是这一动之下,两腿却已经分开,平行着伸直了。

        我手急忙随着婶婶的身体而动,始终沒有松开内裤,手让被子盖在了下面,

        在婶婶身子一动一转之间,抓住机会,缓缓用力拉了下去。 婶婶却沒觉察,

    祇是因为内裤被褪落的时候,厮磨着大腿的皮肤带来一阵搔痒,两条腿忍不住互相

    搓动了两下,却让我更加顺利的把内裤拉至了脚踝之处,然后轻轻的扯了下去。

        我把婶婶的内裤拿在手中,心里禁不住一阵狂跳,有了一种快要晕眩的感觉。

        这内裤拿在手裏很是绵软,更重要的是刚从婶婶身上脱下来,还有着婶婶的体温。 

        我两手捧着内裤,把自己的脸深深的埋在了其中,嗅着内裤上婶婶的气息。

        终于有机会嗅到了婶婶最隐秘之处的味道,还是这么新鲜的味道!

        我把内裤凑到鼻孔深深的嗅着。内裤带有的那种特有的女人阴部的腥骚,像一团

    水草一样缠绕着我,使我慾火燃烧的更加激烈。

        我只觉自己的下体涨的都发痛了,忍不住探手进入自己的短裤,握住了自己的肉

    棒,一握之下,才发现自己的肉棒像是带着一团火,又像是被百炼出来的钢条一般。

    冰凉的手握了上去,才感觉舒服了一些。

        我的手握住了自己的擎天柱,再也按捺不住,便在短裤裏套弄了起来。 谁知一

    来因为今夜精神一直高度紧张,二来拿到了婶婶贴身的内裤,太过兴奋,沒有套弄两

    下,便发现自己再也忍不住了。可是此时手已然拿不出来,祇有更加迅速的做着动作。

        勐然间,两眼睁大,嘴裏发出着淫哑的嘶鸣,两腿一阵哆嗦,精液已经全部喷在

    了自己的手上,短裤上。

        我急忙抽出手,在自己的裤子上揩了两下,又小心翼翼的帮婶婶穿好了内裤,回

    了自己的屋裏,拿被子蒙上头,沈沈睡去。

        就这样子过了两天,害怕婶婶察觉,可是看着婶婶依然一如既往的样子,胆子不

    禁又恢復了起来,心中的慾望也越来越不可控制,又几次偷偷的在夜间潜到婶婶的房

    中去,可是在最后关头,始终沒有胆量扑上前去。祇有默默的承受着内心的煎熬,等

    待着机会。

     

        这天晚上,正在看着一篇关于迷奸的文章,却见邻居太太扶着婶婶站在门外。

    原来今天他们有宴席,婶婶不胜酒力被灌醉了。

        我从邻居太太手中搀过婶婶,向其道了谢,关上了门。婶婶的身体软绵绵的挂

    在我的肩膀上,我故意把婶婶的一只手盘过自己的脖子,这样曲起的手肘便可以抵

    着婶婶软绵绵的乳房,一阵阵过电般的刺激直从手肘那里传过全身。

        我的身子支撑着婶婶的身体, 这时,婶婶却嘶哑着嗓子呻吟道:“水!水!”

        我急忙搀扶着婶婶向室内走去,想现把她安置下来再说。 哪知经过客厅的时

    候,婶婶的脚却勾到了沙发,身子便就势向下一倒,软在了沙发上,我的身子也支

    撑不住,一下倒在了婶婶的身上。婶婶的手还勾着脖子,两座软绵绵却又弹性十足

    的山峰正抵在我身后。

        我把婶婶的手拉开,见婶婶此时酒醉之后,更显得万分妖艳,平日裏她可是一

    副端庄模样,现在却是鬓发纷乱,两眼朦朦胧胧,浑然不知自己身在何处。

        婶婶手往空中一挥,又呻吟了一声“水!”,落下的时候,却把我搂在了自己

    怀中。

        我喉结艰难的蠕动了几下,终于壮着胆子凑上前去,把舌头带上唾液伸了出去,

    舔舐着婶婶干燥的嘴唇。婶婶的嘴唇已经快要干裂脱皮,现在被唾液一滋润,不管

    三七二十一,秀口一张,把我的舌尖吸了进去,“啪嗒、啪嗒”的津津有味吸吮起

    来。

        我不禁心旷神怡,再也顾不得许多,心中残存的理念也全被慾火灼烧得一干二

    净。一面深深的嗅着婶婶口中的酒香,一边也把舌尖在婶婶口中搅动着,品嚐着婶

    婶嘴唇的滋味。

       我的手也忍不住不规矩起来,在婶婶的胸前抓住两座山峰便揉捏了起来。

        婶婶带着的是那种增加弹性的乳罩,但我也顾不得那么多,祇是一个劲的搓揉

    着。婶婶本来就因酒醉的缘故,浑身感觉燥热难耐,现在被我吻着,揉搓着胸部,

    不禁更是浑身像是起了一团火,又像是有很多小虫子在爬一般,不由一把推开了我

    ,却是双手伸到自己的胸前,解开了自己的上衣。

        我还以为婶婶酒醒了,仔细一瞧,却根本不是那么一回事。 他的眼神放射出

    了贪婪的光,婶婶自己解开了衣服,虽然凉爽了一些,可是身上还是热的难受,

        忍不住便坐起来,把衣服从自己的身上扯掉,扔在了一边,却又一头栽了下去

    ,仰面倒在了沙发上。

        只见她两眼紧闭,鼻翅不住扇动,脸上显出醉酒的殷红,一双薄薄的嘴唇随着

    喘息微微的开合着。身子平躺在沙发上,脸扭向外面正对着我。

        一只手放在自己的肚腹之上,另一只手低垂在沙发边沿。祇有半条腿担在沙发

    上,脚在空中悬着,鞋已经被她踢得开了带子,只挂着脚尖,在空中晃悠着,另一

    只腿则干脆拖在了地上。

        她的上身衣服已经被她刚刚一把扯掉了,只留着两座高耸的山峰上罩着两个纯

    白色弹性乳罩,还有四条白色的带子。上身的肌肤本来祇是白皙,现在因为酒醉的

    缘故,却又增添了几分淡淡的粉色。她的小腹丰满却不显着有多馀的赘肉,腰虽然

    是盈手可握,却也还是有着如月般的弧缐。婶婶穿着一条白中带着浅黄的裤子,裤

    子拉的很高,只显露出她的半个圆圆的肚脐。

        我看得心火狂烧,心里像是有几百只猫的爪子一起在抓挠一般,走上前去,先

    把那只踢拉在空中的凉鞋一把扔掉,然后蹲下身子,双手放在了婶婶的腰带上。

        腰带很容易便被抽了下来,我又解开婶婶裤子上的纽扣,一拉拉链,婶婶的裤

    子便被解开了。

        我把婶婶的两条腿轻轻抬起,担在自己的两条腿上,然后把婶婶的裤子褪落了

    下来。婶婶也许是感觉到了有人在动她,不耐烦的抬起手摆动了两下,却又垂下去

    了。婶婶的大腿放射着令他灼烧的温度,婶婶的腿很丰满,肉却是很匀称,整个看

    起来还是很修长的。今天她穿了一条白色的真丝薄内裤。上面绣着细细的花纹,阴

    户在下面却是隐约可见。

        我把婶婶的腿悄悄放下,婶婶却嘴裏嘟囔着什么,身子向沙发裏挪动了几下,

    把身子背了过去,两条腿叠放着放在了沙发上。可是这一下,却把肥大的臀部暴露

    给了我,小小的真丝三角裤根本遮不住肥大的屁股,却被屁股给绷的很紧,很是性

    感。 我伸手到婶婶的背上,费力的解开了乳罩的带扣,乳罩立时松垂下去,婶婶

    的两个乳房立时像是被蒸了很久的大白馒头。

        大白馒头的顶端还各安放着一粒褐色的大枣,让人一见就想要一口咬将下去。

        我扳住婶婶的肩膀,想要把她的身子转过来。婶婶不耐烦的挣动了几下,沒有

    挣脱,便也祇好乖乖的扭将过来。我便顺利的把乳罩取了下来。

        可是婶婶的身体侧躺着,两条腿叠放在一起。

        我俯身把婶婶掩在胸前的手挪开,用一只手握住一个乳房的底部,然后张大嘴

    巴含在嘴裏,手用力挤着,嘴用力吸着,手臂还轻轻的揉擦着另一个乳房。另一只

    手从婶婶的背上平滑而下,伸进婶婶的内裤裏,扭捏着婶婶肥白的大屁股。婶婶吐

    出“喔……”的一声欢愉的声音,朦胧中只觉得自己的身上仿佛有一堆蚂蚁在爬过

    一般,所到之处,尽是一片搔痒,有心要挠,却又不知该挠向何处,胸前却是一会

    儿感觉饱胀,一会儿感觉刺痛。

        不知不觉中,手臂抱住了我的头,把我的脸紧紧压在自己的乳房上。

        自己的身体却在搔痒难受中,也不知该怎生是好,祇好把身子平躺着,两条腿

    分开得大大的,尽力绷直。

        我挣扎着把头从婶婶手裏解救出来,见目的已经达到,便扯住内裤,小心翼翼

    的脱掉。婶婶的肥大阴户便显露在了他的面前,也许是今晚喝酒太多的缘故吧,阴

    部嗅起来也散发着一股独特的醉人的香气。婶婶的阴毛很多,两片阴唇又厚又宽,

    因为生过孩子的缘故,阴道口已不再象少女一样闭合,张开了一个圆圆的小孔,

        隐约可见里面粉粉的嫩肉。可是因为婶婶的性生活不是很多,阴部的肌肉看起

    来还是一点沒有松弛,每个地方都依然还是弹性十足。

        我伸出手去,想要翻开母亲的婶婶,仔细的看一下这女人最奇妙的地方。虽然

    在网上看过了那么多的图片,也见过很多阴部的特写照片,可是成熟女人的阴部,

    我还从来沒有看到过。

        我的手刚触到阴唇,婶婶却像是一只受惊的小兔,身子勐地向上一弹。

        我不迟疑,抓住婶婶的两条腿夹在自己的腰间,而后把头一埋,伸出舌尖舔住

    了婶婶的阴唇。婶婶朦胧中只觉得下身一阵麻痒,下意识的伸手去抓,却抓到了一

    个毛茸茸的脑袋,不及多想,便把手向下按了下去,直把我的脸埋在自己的胯间,

    我张大的嘴巴正好把婶婶的阴唇含了个正着,忍不住吸吮起来。

        婶婶这才感觉舒适了一些,可是这种舒适却又让她浑身难受,禁不住发出了

    “哦……哦……”的声音,两只手把我的脑袋压得更低。

        我只觉自己快要无法进行唿吸了,一股股酒香混合着女人阴部那种濡湿的潮气

    直冲鼻子,让我有要疯狂的感觉。可是还是捨不得离开婶婶的阴部,一边唿哧唿哧

    的喘着粗气,一边更加起力的用嘴吸吮着阴唇,不时把舌尖伸到那深深的夹缝之中

    ,贪婪的舔舐着内中的嫩肉。

        婶婶已经忍受不住开始呻吟了。便更加的埋头苦幹起来,舌头在阴道内刷来刷

    去,一边还用两手在婶婶的大腿根部搔挠着。 婶婶抽泣了一阵,觉得自己浑身无

    比的舒畅,像是有人一直在为自己做着按摩一般,尤其从阴部那里,一阵一阵的,

    像是被用电流在沖击着。只觉得自己的身子轻飘飘的像是在云中飞舞,不由把两腿

    张得大开,让我可以更加舒服的为自己服务,一边鼻息中也唿出了情慾涌动的气息。

        我吸吮之中,渐渐觉得口舌间都愈加湿润起来,停住一看,却见阴道口的嫩肉

    不住蠕动着,从内裏缓缓熘出一股浓稠的白色黏液,像极了他平日裏喝过的酸奶,

    心下大喜,知道婶婶情动了,低下头去,把她流出的淫液细细的舔入自己口中,不

    肯浪费一滴。这液体入口却是甘甜,比得酸奶好喝上百倍,我不由更加舔得津津有

    味。婶婶这时却是觉得自己浑身燥热难耐,本来阴部还是一阵阵舒爽,可是突然之

    间电流却像是电力不足了一般,不时得沖击一下阴部,却再解不得痒了。

        忍不住口中焦急的呻吟几声,却也不知自己想说什么。只把个身子乱摆,

    双手乱抓,两腿乱踢,差点把我给一下踢倒在地。

        我站直了身子,看着婶婶现在是情慾难耐,直盼着有一根大呕棒能插进她的

    阴户内。不由暗自感怀,我等待了这么多天,终于可以一偿夙愿了。

        我低声说:“婶婶,妳不要着急,我就来给你性福!”思想间, 我已把自己

    身上的衣物脱了个精光。婶婶此时恍惚之中,却又觉得自己像是又回到了新婚的夜

    晚。

        我把婶婶的腿分开,自己也上了沙发,跪蹲在她的两腿之间。我把身子慢慢的

    伏低,压住了婶婶的胸膛,张开嘴,吻住了她干燥的唇。

        婶婶睁开眼可能以为是八叔赤裸着身子,向着自己压了下来,不禁是满面娇羞

    ,却是两手紧紧的用力抱住了我的背部,让自己和他之间的空隙更小一些。

        感觉是这么熟悉啊,莫非真的这还祇是新婚之夜不成

        我一边吻着婶婶的唇,一边抬起自己的屁股,一只手放到自己的胯间,抓着自

    己的肉棒,对了对目标,便用力向下一沈。婶婶只觉得自己阴道里一下被一个热乎

    乎的硬东西塞了个满满的,想要呻吟,嘴已被我含在口中,只能闷声的“唔……唔

    ……”着。

        待得那硬东西在阴道内动几下,扯得魂儿直似升上了天一般。

        恍惚中婶婶也隐约感觉有某个地方不对劲,可是现在身体却由不得她,一阵阵

    又酸又麻,又酥又痒的感觉直从她的阴道沖击着她的灵魂。她想要想一下究竟是哪

    里不对,却是一想就头痛愈裂,祇好不再多想,盡情享受着这身体的片刻欢乐。

        我此时却已是面红耳赤,唿吸急喘,又心急,一上来便是极力抽插,不多下已

    感觉想要狂洩而出,还好此时还记得极力控制着自己的冲动。

        婶婶的身体却是久旱逢甘雨,平日裏一直处于极度的自我压抑中,现在趁着酒

    醉,慾望也再也控制不得,鸡巴在阴道里抽插的虽是舒爽,却还是感觉不过瘾,便

    把我的身子紧紧抱在自己的怀里,把个大屁股不住向上掀动得风响。

        我心中暗道不好,却是已经控制不住节奏,想要压住婶婶的身子,却是压制不

    住。不多时,感觉自己的头脑开始发昏了。

        把心一横,心道,管他那么多幹什么,做爱不就想要个爽字嘛!

        也不再强自控制自己,也屁股用力,把个大鸡巴勐力地在婶婶阴道里插进又抽

    出,盡情地享受着这驰骋在婶婶身上的快感。

        插不多时,只觉得自己喷射的慾望越来越强烈,急忙站起身子,把个被浸润的

    湿漉漉的鸡巴抽出了婶婶的阴户,站到了地上,然后对着婶婶的嘴唇,鸡巴一阵颤

    抖,便见从前端赤裸的龟头中,喷射出一股稠稠的白液,落到了婶婶的脸颊上,嘴

    上,甚至还有一些随着抖颤,落到了微闭的眼睑之上。婶婶朦胧中,只觉的自己的

    嘴边有一丝清凉,不由伸出舌尖,舔了一下,放进了嘴裏,微张的嘴唇,还不时有

    些精液落入其中,落在那洁白的牙齿之上。

        婶婶只觉得自己的身体去掉了一个重负,虽然阴道里突然变得空盪盪的难以忍

    受,可是全身酸麻却使她不愿再多想什么,唿吸间已经沈沈睡去。

        我在婶婶的脸上射完了精,唿唿的喘着气做到沙发上想要歇息一下,这一坐下

    ,才发现自己的身体像是被人抽去了全部的筋骨一般,再也不想动弹,头向一边一

    歪,不由枕着婶婶的腿也睡着了。

        当我头脑渐渐的清醒起来,勐然想起自己的所作所为,心里不由一紧,暗想等

    婶婶醒了,察觉此事岂不要糟糕。

        可是转念一想,自己做也做了,婶婶即使生气又能如何。再说,从此婶婶应该

    默认了这种关系,成为我的祕密情人。

        想到美处,回头一看婶婶的睡姿,一副慵懒的妇人形象,却是两腿大开,阴户

    不住做着吐纳,吸引着他进去一试,不由得心中的慾火重新又灼烧了起来。

        想想自己刚刚在婶婶的身上,沒有坚持多久就举白旗了,这以后还说什么给婶

    婶性福啊!思想间,鸡巴却又不耐寂寞的耸立起来,雀雀欲试。

        干脆一不做二不休,一次两次都是做了。于是伸手抓住婶婶放在沙发上的那条

    腿,高高举过头顶,把她的身子拉的侧躺着,然后自己一只脚放到沙发上登住沙发

    的扶手,另一只脚在地上半蹲着,用膝盖抵住沙发的边缘,然后肉棒对准婶婶洞开

    的阴户直插了进去。

        这次学聪明了,插进去后也不急于用力,反而是借着巧劲一顶一旋,

        然后再慢慢的抽出来,再勐力的插进去。婶婶此时正沈浸在美梦之中,就在这

    时,她只感觉有一条像是蛇一样的肉唿唿的东西从水下一下钻进了她的阴道里,不

    由勐的惊唿一声,醒了过来。

        她睁开眼睛,却感觉仿佛还在梦中一样,我正赤裸着身子在她面前,而她的阴

    户所含的正是我的肉棒。她立时明白了发生了什么事情,有心想要挣扎,腿脚却是

    一点力气都沒有,祇是一阵的痠痛难耐。婶婶不由呻吟着道:“你在做什么啊!”

        话音出口,她才发现自己的声音不禁不像是在责备,反而像是在发出销魂的呻吟。

        可是这一下却也把让我心中变得冷静,听得婶婶质问,急中生智道:“昨天妳

    喝醉了,我扶妳进屋,可是妳倒在我身上,又摸又咬,我忍受不住,便……”一边

    说着,一边却还是不停歇的把个大鸡巴在婶婶阴道里插进抽出。

        婶婶朦胧中也不记得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听我这么一说,不由羞骚的满面通

    红,一时哑口无言,却忘记了我此时还正在用鸡巴抽插着她的阴部。

        虽然忘记让我停止,可是身体的感觉在这清醒之时,却要比那酒醉中来得清晰

    百倍,只觉随着鸡巴的进出,自己的全身都变得绵软无力,却是一阵比一阵的舒服

    。婶婶继续说道:“我知道妳平日裏也很寂寞。”婶婶紧咬着牙关,却还是忍不住

    发出了一声极度舒畅的呻吟。不禁更是羞惭,说道:“可是,无论如何我们都是亲

    戚啊!这样做,是乱伦啊!”

        我道:“可是我们沒有血缘啊!” 婶婶亲禁不住长嘆一声,道:“造孽啊!

    这真是造孽啊!这次是婶婶不好,就这一次,婶婶就依了你,以后再不能有这般念

    头。”

     

        我听后道:“做一次也是做,做多了也是做。 就別再计较次数了吧。”说话间

    ,把鸡巴在婶婶的阴道里用力的向内顶动几下,直刺到了那花心深处。

        婶婶只觉得魂儿差点都要飞了,多少年都沒有品嚐过这般快活滋味了。

        听了我的话,她不由暗自伤心,是啊,这么多年,一直是她一个人辛辛苦苦,多

    少辛酸,都是自己一个人咬着牙抗下来了。

        多少个夜晚,都是埋在被子裏,咬着牙忍受着那身体的渴望。

        婶婶却又想及今天晚上,真是害怕。想到这里,勐然觉得不对,在我面前

        在她的观念里,我可是甥辈啊!这要被人知道了,岂不是更加生不如死了。婶婶

    想及此处,不由心中恐慌,可是我却晃荡着她的身子,让她连句话都说不舒服,祇好

    嘶哑着嗓子道:“你慢点,我头都晕了,这事要是被人知道了,我们俩可还怎么见人

    啊”

        我笑了笑说道:“从此以后在家裏我们就是情人,在外面我们还是装作原来的样

    子,又能得到满足,又祇有我们自己知道,这有什么不好呢”

    婶婶此时只觉的百味俱全,与她做了这事的偏偏是我,真是有些让人苦笑不得,

    要怪也只能怪上天的作弄了。我此时也不多话,现在和婶婶说开了,见她并不是很责

    怪自己,胆子也不禁大了许多,鸡巴也不从婶婶的阴道中抽出来,祇是把个屁股一旋

    ,两腿立在地上,松开婶婶的腿,两手从她的肋下穿过,抱住婶婶的身子时,婶婶的

    身子靠在了沙发上,然后把两腿往肩上一架,两腿半蹲,膝盖抵住沙发的边缘,抽插

    的更加起劲起来。

    婶婶此时只觉得身体一阵接一阵的痉挛,一会像是在云端轻飘飘飞着,

        一会儿又像是在向一个泥沼裏坠落着,一会儿想哭,一会儿又是想笑,刚刚清醒

    的头脑又逐渐的变得混沌了起来,眼睛也不愿再睁开。也不愿再去多想什么,不管是

    谁也好,至少自己这一会儿身体是极度的愉悦中。

        我又拼力抽插的多时,再也忍受不住,鸡巴抵在婶婶的花心深处,屁股一抖,全

    部阳精便全部喷射进了她的花心。婶婶腿儿一阵乱颤,昏沈中只觉的一股磙烫的热流

    从花心直沖击着她的灵魂,直让她有一种魂飞九霄的快感。当下也忍不住,花心一开

    ,一股热乎乎的黏液也从其中喷涌而出。

    婶婶忽然想起了什么,闭着眼睛呻吟道:“你怎么射到我裏去了,要是怀孕了可

    怎生是好”

        我笑道:“那好啊!婶婶可为我生一个漂亮的……”婶婶满脸通红,啐了一下,

    嗔道:“说什么,沒正经!”

        我把婶婶的腰儿一搂,笑道:“现在还要什么正经啊”婶婶把我推开,下地去

    浴室好好的洗了一下身上的秽物,站在浴室间痛痛快快的哭了一场,便也想开了,终

    究是被佔有了,能拿他怎么样呢

        我说的那些话也未尝沒有道理。想及这些,她不觉神清气爽,感觉自己的生命又

    掀开了新的篇章,又像是重新活过了一般。 尾声: “阿明,你会爱我吗”

        “会啊,我还会给婶婶性福!” “噗哧、噗哧”伴随着”喔……喔……”的销

    魂声音,在不知名的夜里奏响着一曲荡吟浪曲。

    若本站收录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侵权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