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当前位置
  • 首页
  • 另类小说
  • 最新排行

    双面娇娃 第七十四章 清儿,在家等着我,我要娶你!

    发布时间:2021-12-11 00:08:44   


    我万万没想到,离开自己的娇妻居然在谭少的指挥下“主动”送货上门,此刻正在公司总部的顶层接待室被董事长当成乳畜肆无忌惮的玩弄着,这次我按惯例回总部向董事长、总经理进行每月一次的述职,一走进总部大楼,特警出身的我马上察觉出周围同事看我眼神的异样,一般来说,以我的区域经理的身份是不需要每月都回总部述职的,这次回来是总部特别要求的,今天的总部大厅里气氛有些反常,我敏锐的发现总部接待大厅里那几位美女看我时眼光里的异样,虽然她们的笑面还是一如往日的如沐春风,可那笑容总显得多少有些牵强,她们怎么了?难道是有什么关于薇薇的风言风语传回了公司里?如果真是关于薇薇的消息,一定是小何散播出来的!这个混蛋!我一定饶不了他!我在心里暗暗咒骂着小何,琢磨着如何收拾这个曾经的部下,事实上,如今的小何已经取代了我成为我原来那个城市的代理区域经理,我们已经基本上是平级了。在与总部领导的沟通方面,我没有小何那种不用其极的手段,虽然他在名义上还只是一个经理助理,其实总部已经把他当成区域经理对待了。如果我知道他在公司的迅速爬升与薇薇有莫大关系,估计早就打的他满地找牙了!真是不想遇见谁就偏偏遇见谁,我正暗暗咒骂小何的时候,忽然发现小何的身影出现在电梯口,那货一看是我,迅速又退回了电梯里,事若反常必有妖,我一个箭步冲到电梯门口,想揪住他问个明白,可惜晚了一步,电梯已经关上门向上启动了,碍于公司上下这么多眼睛盯着,我只好装作没赶上电梯,硬着头皮来到另一座电梯口准备上楼找董事长述职,就在这时候总经理忽然满面笑容的从电梯里走了出来,一阵嘘寒问暖的套话过后,他一反常态的拉扯着我去他的办公室小叙,毕竟他是领导,我虽然有些摸不清他的真实目的,碍于面子只好跟着他来到三楼他的办公室。

    进了门后,总经理关好门,亲自倒了一杯水递给我,受宠若惊的我赶紧从沙发上站了起来,心里更加狐疑不定:这家伙到底葫芦里卖的什么药?难道是兰背地里给了他什么许诺?或者是清儿为了讨好我故意和我们公司有了业务往来?总经理一副关心下属的模样,有一句没一句的和我唠着家常,说着说着就把话题绕到了薇薇这里了:“今天我听小何说你们两口子离了?这不是真的吧?打死我都不信你们能离婚!这消息应该是假的吧?如果不是,看我一会儿怎么狠狠骂小何这家伙!”我一看事情瞒不下去了,只好苦笑着说:“不好意思,让领导跟着操心了,我和薇薇……一言难尽,……我们确实分开了……”听了我的话,总经理的脸微不可查的抽搐了一下,顿时露出一副痛心不已的模样,“我说小董啊!你和薇薇是多好的一对啊,怎么说离婚就离婚了呢!为什么啊?难道是——”我一看总经理那副只有男人间能懂的暧昧眼神,赶紧截住他的话茬,“也没什么事,就是彼此性格不合,好聚好散嘛!谢谢领导费心了!”总经理别有深意的盯着我看了一眼,话锋忽然一转:“既然你和那个骚货已经离婚了,我也就打开天窗说亮话了,咱们公司新来了一个年轻的董事,据说和你前妻颇有渊源,他姓谭——,他知道咱们老大喜欢玩弄乳畜,就投其所好的送给公司高层一头他调教好的乳畜……,目前咱们老大正在顶层接待室享用谭公子送给大家的那头淫贱母畜呢!这是那个乳畜主动签署的乳畜卖身契,你看看吧。”说着他把一份合同推到我跟前,我迫不及待的打开一看,顿时再也无法保持冷静了,只见这份所谓的乳畜卖身契上赫然签署的就是我的娇妻薇薇的名字!上面屈辱的罗列着她将如何用自己的肉体满足公司任何员工的各种条款,一项项看的我触目惊心,居心险恶的谭少为了羞辱我真的是处心积虑无所不用其极!那份合同还带有薇薇身体及承受能力的各项隐私数据,详细到令人发指的地步,甚至里面都详细记录了她的兽交次数,看着薇薇亲笔写下的卖身条款,我真的难以想象她是如何忍着羞辱一条条把这些读起来都觉得羞辱难当的内容逐字逐句写出来的。这个淫妇为了讨好谭少还真是什么都不顾了!总经理盯着我阴晴不定的脸,很会把握时机的继续劝慰我:“小董啊!你是我看着一步步从基层成长起来的,你有今天的地位,说句实话确实是太不容易了,咱们都是男人,有些事情想开点,既然她早就不忠于你了,你又何必为这样一个骚货生气呢!你要明白,我虽然同情你的遭遇,但是站在公司整体利益的立场上,你也要理解总部的举动才是。毕竟那个谭公子是谭氏集体未来的接班人,咱们得罪不起啊!”我低头死死攥着手里那份屈辱的卖身契,极力忍着想要咆哮而去的冲动,内心里有两种声音在做着激烈的斗争,其实我明白,我再怎么努力挽救,薇薇已经回不到我身边了,无论是于情于理,她都把回到我身边的退路都主动断绝了,她做的是如此决绝,按理说我该恨她入骨才是,可我为什么就这么舍不得她呢?一想到薇薇母狗一样跪在别的男人胯下婉转承欢的模样,我的心是那个痛啊!虽然我一再给自己一个远离她的理由,可一想到她,心里总是会一阵阵翻江倒海般的难受。从部队专业回到h城,我凭借自己的努力,一步步爬到如今的位置,虽然在生意场上应酬的时候也偶尔做过一些对不起薇薇的事情,但总的来说我算得上一个对得起家庭、凭本事吃饭的爷们。如今我真的要为了薇薇丢掉自己辛苦了十几年换回的地位从头再来吗?如果我的辞职能换回一个从前的薇薇,我一定会毫不犹豫的辞职。可事实上真的是这样吗?那份厚厚的记录了她无数羞耻证据的卖身契就是她交给谭少的又一份投名状!我不遗余力的想挽救深陷欲海的娇妻,她却如同疯狂的飞蛾,义无反顾、一门心思的投入谭少给她设计的荒淫火海!我知道这场与谭少的角逐,失败者又是我,因为我做不到狠心拿清儿和兰当成与谭少赌博的筹码,那次气急之后的午夜银行自动取款机跟前的反击,已经是我能反击谭少的极限了。以清儿的身份,能如此不顾形象的委身于我,已经是十分难得了。无论是清儿还是兰,她们渴望的是做我一个人的妻奴,而不是任人宰割的母畜!我实在是做不到把她们推到别的男人怀抱任人凌辱的事情,上次看到清儿屈辱的被她的亲生儿子玩弄,我的心里也是百味杂陈,我知道清儿肯这样做未必就没有想替儿子赎罪的心理,她知道我和谭少之间势如水火的关系,为了能让我解气,高傲如斯的她居然肯街头露出甚至被亲儿凌辱,这种献身确实震撼也触痛了我,那次事情之后,清儿平静的看着我,说了一番发自肺腑的话:“董郎,你是能走进我生命里的最后一个男人,我能做的我都做了,你想要的,我都给你。若能与你携手余生,我幸;若是与你失之交臂,此生我不再对任何男人动情。”当时的我,实在是无法正视清儿那双朦胧的泪眼,只能硬着心肠看着她孤独的离开,人,总是执着于追求你得不到的或者已经失去的,对眼前的却不知如何把握。清儿离开后,我一直犹疑着没有再和她联系,而兰,和我也是保持着说不清道不明的关系,今时今日,我实在是没脸再把她们牵扯进来,想我也是孔武有力血气方刚的男儿,为何在一个纨绔子弟的挑衅跟前屡屡败北?究其主要原因就是我顾虑太多了,个性决定命运,我遇事喜欢颇多思考的性格缺陷决定了自己注定赢不了做事不择手段的谭少。在这场演变成两个男人的角逐里,薇薇这个导火索已经被我们烧灼的体无完肤,不再是原来那个文雅端庄的知性美女,在澎湃的欲望煎熬挣扎的她,美艳不可方物的娇媚容颜下,藏着的是一颗也无法回归到从前的淫心。如今的薇薇,不仅仅是肉体,甚至她的心都被厚厚的一层雄性精液所包浆。透过这份耻辱的卖身契,我仿佛能看到那个曾经见到我的鸡巴都会娇羞难抑的爱妻正一脸饥渴的跪在我们董事长跟前媚眼如丝的舔舐着董事长胯下的那根圣物,我仿佛可以看见公司的高层们一个个满脸淫笑着挺着他们的鸡巴把浓浓的精液倾注进薇薇那淫贱的屄缝中,我也能想象得到公司所有同事看到我时会流露出怎样一种复杂莫名的眼神。想着想着,我裤裆里的肉棒竟然不争气的硬了起来,洞察秋毫、深谙性事的总经理发现了我裤裆里的异动,为了避免尴尬,他很巧妙的找了个借口离开了,临走的时候,这个混蛋还特意招呼了公司的金牌公关秘书小孙负责“招待”好我。看着这个混蛋急匆匆的离开的背影,不用想他一定是亟不可待的直奔顶层接待室去品尝我前妻那美妙肉体的滋味去了。

    看着小孙穿着一身剪裁的十分性感紧绷的旗袍冲着我娉婷着走来,眼角眉梢间充满了夜场女郎才有的无限风情,这场面若是放在以前我一定是心猿意马难以自持,可此刻的我忧心的是楼上的娇妻,哪里还有心情寻欢作乐?看到我一副心神不定的模样,号称职男杀手的小孙顿时觉得自己受到了莫大的侮辱,要知道这个金牌公关秘书在为我们公司的发展壮大过程中做出了很突出的贡献,她可是我们总经理用来对外“攻城拔寨”的绝对利器!若是平时,以她的那股势力劲,是绝对不屑对我这样的区域经理假以颜色的,可是总经理今天特意嘱咐过她一定要不惜一切代价把我留在这间屋子里。妖娆动人的狐媚秘书扭摆着腰胯来到了我跟前,双手一提旗袍的下摆,露出她丰盈性感的翘臀,趁着我看着她的腰臀发愣的当口,她不由分说一下子跨坐在我的腿上!这个尤物背对着我坐在我腿上肆无忌惮的扭蹭着她那两瓣弹性惊人的臀丘,故意用她肥臀中央那道迷人的沟壑在我的命根子部位使劲研磨,血气方刚的我如何能受得了如此撩拨,那根饱经征战的肉棒隔着裤子很快就跃跃欲试、狰狞欲出了!小孙这骚蹄子发现我下体的勃起,回头冲我嫣然一笑:“嗬!看不出董经理的本钱够雄厚啊!妹妹我就不明白了,以董哥如此雄厚的资本,嫂子为啥还要红杏出墙呢?”俗话说男人怕揭短,尤其是被这样一个人尽可夫的浪货嘲笑,本来就心情不好的我一听她如此讥讽我,顿时怒从心头起,恶向胆边生!你不是敢嘲讽小爷吗?小爷今天索性就肏到你求饶!一念至此,我不再去想楼上的薇薇在遭受怎样的羞辱,一门心思的和眼前的淫妇开始了激烈的肉搏!就这样,一个想证明自己不是软蛋使出浑身解数,一个想极力纠缠住眼前的男人更是婉转承欢,我和小孙各自揣着不同的心思狂热的搂在了一起……

    被我按在总经理茶几上暴肏的哭爹喊娘的小孙终于领教了我这个“软蛋”的厉害,这骚货平日里负责勾引的那些道貌岸然的所谓成功人士在体力和耐久力上哪里能和我相比?憋着一股邪火的我直接就撕裂了这个淫妇身上的旗袍,我的简单粗暴也点燃了这个淫妇的斗志,不过当我抱着她从沙发上肏到办公桌,再从大班椅上转移到茶几上,这个淫妇在经历了多个姿势的蹂躏之后,被肏的一个劲求饶,横下心想要发泄的我从衣帽架上抄起一条总经理的金利来领带,把那个被我折腾的趴在茶几上两腿一个劲痉挛的骚货双臂往后一扭,麻利的把她捆绑了起来,然后一把把她从茶几上提溜起来,推着她来到宽敞明亮的落地窗前,指着楼下那熙熙攘攘的人流,让她的脸和两个大奶子贴在冰凉的玻璃窗上,我冷酷的对这个淫妇说:“你个骚货给我把你的大肥腚撅好了,爷今天就让你好好体验一下在大庭广众之下当婊子的乐趣!”被男人娇宠惯了的小孙哪里受过如此羞辱,她挣扎着想逃离囧境,奈何刚刚被肏到手脚发软的她此时就是想挣扎也没机会了。她的肥臀在被我狠狠扇了几巴掌后,这骚货终于老老实实的撅起了红肿的翘臀让我用大鸡吧把她羞耻的“钉”在了巨大的玻璃飘窗上,她那妩媚的脸蛋和雪白的奶子紧紧的贴在玻璃窗上,显得是那样羞耻和淫靡,楼下来公司总部洽谈业务的,还有本公司进进出出的员工只要稍一抬头就能看到这个贴在总经理办公室飘窗上的骚货此时淫荡的模样,紧张、羞涩状态下的小孙在我粗暴的玩弄下第一次体验到一种别样的性爱方式,随着我胯下那根粗壮狰狞的肉棒在她湿润的沟谷间快速的抽送,这个淫妇无法抑制的再次高潮了!大鸡吧深深抵在她玉壶深处的我忽然感觉她猛烈的往后一送肥臀,紧接着她的两瓣臀肉忽的夹紧,随着我大鸡吧猛的往外一拔,小孙下意识的喊了一句:“不要啊!——”一股热流从她的骚屄里大量的涌出!这骚货被我肏的潮喷了!汹涌而出的雌性淫液直接喷在我们交合位置的地板砖上,反应迅速的我猫腰抱起娇小玲珑的她,像大人哄婴孩尿尿一样让小孙双腿大开着对着飘窗旁边的大型盆栽尽情的喷涌她那淡黄色的骚尿,被肏的小便失禁的小孙闭着眼睛,在我邪恶的催促下,淫秽的用她的尿液和淫水给那盆幸运的发财树施着有机肥,这骚货再也没了刚才的高傲,在我的玩弄下彻底的臣服了,松绑后的小淫娃小鸟依人的依偎在我怀里,撒娇的用她纤细的尾指在我胸前画着圈圈:“死鬼,你想肏死我啊!人家不依嘛!画个圈圈诅咒你!诅咒你以后永远讨不到老婆!”我忍不住挖苦她道:“我讨不到老婆对你有什么好处?难不成你想以身相许?”小孙马上摆出一副小女人的姿态,故作矜持的说:“你这色狼就活该打光棍!不过我还是挺喜欢你这样的男人的……”我急着搞定眼前这条美女蛇,于是花言巧语的哄她玩花样,这淫妇在尝到刚才的奇妙滋味后很是配合,于是按我的吩咐招来胶带,我毫不客气的用胶带把这个淫妇缠牢捆好,狠心连她的眼睛蒙上、嘴巴封好。然后把动弹不得的小孙丢进总经理的卫生间里,心忧薇薇处境的我趁着外面楼道里没人,赶紧转进安全通道楼梯口迅速往顶层爬去,一接近顶层接待室,我就听到有人在接待室门口小声的议论着什么,急于知道接待室里面情况的我蹑手蹑脚的贴着墙慢慢靠近他们,想听听他们到底在议论什么。

    “今天接待室里到底来了什么重要贵宾啊?怎么咱们总部的大人物一个接一个抢着往里钻呢?”“你是真不知道还是故意装傻?你没看见咱们董事长的秘书小李刚刚拿着四盒杜蕾斯进去了?”“真的假的?这么说小李够疯狂啊!”“小李是董事长的贴身秘书,谁敢打她的主意啊!他们急着进去玩的是咱们区域经理小董的老婆薇薇老师!据何助理说这骚货放着好好的老师不干了,居然跑到咱们公司干起了公关!说白了公关小姐不就是让那些领导肏来肏去嘛!哼!不要屄脸的东西!”“真的假的啊?小董的老婆我见过,看起来挺文静的,不像是你说的那种女人啊?”“你是被她的外表给骗了,我和小李关系不错,刚才她去拿杜蕾斯的时候偷偷跟我说了,说那个薇薇老师其实就是个让男人随便玩的母狗乳畜……听说她在她们学校给自己的学生主动当性奴隶,天天晚上脱光了衣服狗一样爬进男生宿舍让那些男孩子轮着肏她,在她们学校里这骚货几乎让那些学生老师都给肏遍了呢!后来听说被学校开除了,连小董都不要她了……”“谁摊上这么个破鞋算是倒霉透了!她也够不要脸的,居然舔着脸跑到自己前夫的单位勾引男人!这不是成心当着人打脸吗?”“听说再骚货的主人是个富二代,是他把这个淫妇当成礼物送给咱们老大的……这下咱们公司的领导们可有的玩了,这骚货当初和小董结婚的时候风光着呢!当时咱们公司那些领导们看的哈喇子都流出来了,如今遇见这主动送到嘴边的肥肉,谁不想啃上一口啊!”“你说这个薇薇老师刚进门的时候我撇了一眼,你看她皮肤水嫩光滑的,保养的跟个贵妇似的,一点也不像是被那么多男人肏烂了的贱货啊!你说的那些传言不会是假的吧?”“你还不信?不信你去问问以前跟过小董的何助理,他早就肏过那骚货了!听说去年圣诞平安夜上这混蛋就领着咱们老大他们参加过一个什么派对,回来后咱们老总就提拔他当了区域代理经理!”躲在墙角听着两个公司总部的员工私下的议论,我对谭少和薇薇的怨恨慢慢都转移到小何身上了,这个忘恩负义、助纣为虐的混蛋!今天我非给他点教训不可!可是小何这滑头钻到哪去了?以他的性格,送了这么一份厚礼给公司老大,他此刻应该正等着邀功请赏才对,想到这,我从顶层悄悄退了下来,找了个无人的角落打给自己相熟的总部同事,打听一下小何究竟躲哪去了。电话那头的同事一听是我,支支吾吾着说他也不清楚,还劝我算了吧,说如今公司总部几乎都知道薇薇的那些见不得人的事情了,是谭少故意让人撒播出来的,他说小何不过是个棋子罢了。既然你们都没关系了,何必还计较这个骚货跟谁睡觉呢!挂了电话,我突然感觉自己前所未有的疲累,是啊!既然明知道一切都无法挽回了,我还徒劳无功的折腾什么呢?与其费力去挽救一个根本无法挽救的婚姻,还不如索性把薇薇当成一个素不相识的路人。想到这,我缓缓退回总经理办公室,解开了小孙身上的束缚,聪慧的小孙如何猜不出我刚才去了哪里,她沉默的看了我一会儿,忽的拿起那份关于薇薇的资料,以一份哀其不幸的语气对我说:“听我一句劝,离开这个淫妇吧!她真的不值得你如此挽救!咱们公司总部上上下下都知道她做过的那些事情了!你没必要守着这么一个破鞋毁了一辈子啊!我这可不是婊子笑话妓女下贱,她所做的事情,真的连妓女都脸红!虽然我是个公关小姐,可我也知道底线!想她这样人尽可夫、连公狗都不放过的淫妇,你还留恋她干什么?如果……如果你要是不嫌弃我的过去,我马上就辞职好好跟你过日子!”听了小孙这番话,我意外之余也有些感动,我与她不过是一次肌肤之亲而已,她能以身相许让我那颗心稍有慰藉,我无声的搂过眼前的女人,小孙猛的扑进我的怀里,紧紧的抱紧了我,这一抱,完全没有了刚才的刻意迎合,而是发自内心的渴望被呵护关怀,我抱了一下眼前的女人,拍了一下她的肥臀,在她耳边轻声说了一句:谢谢你。然后硬着心肠推开她,走出了总经理办公室。一走出公司总部大门,我对着天空深深吐了一口气,掏出手机给清儿打了一个电话,当清儿那熟悉略带憔悴的声音传来的时候,一贯优柔寡断的我就说了一句话:清儿,在家等着我,我要娶你!


    若本站收录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侵权内容!